1. <em id="cfq0a"></em>
    2. <em id="cfq0a"></em>

      <div id="cfq0a"></div>
    3. <div id="cfq0a"><ol id="cfq0a"><mark id="cfq0a"></mark></ol></div><div id="cfq0a"></div>

      外卖“最后100米”有人收钱“摆渡”

      2019-04-12 17:31:57 [来源:解放日报] [责编:欧小雷]
      字体:【

      点击进入下一页

      骑手将外卖餐食放在“摆渡”点,匆匆扫码离开。 张家琳 摄

      ■记者 张家琳

      商务楼内外卖配送“最后100米”,有人说是快递业“肠梗阻”,也有人看到商机,当起外卖“摆渡”。“摆渡”服务如何收费?“最后100米”是否换人接力谁说了算?新增配送环节,可能导致餐食安全隐患,责任如何划分?

      楼内配送收费每单2元不便宜

      近日,外卖骑手小刘向本报新闻热线63523600反映,徐家汇附近多家商务楼引进一家“至冠配送”,专门用于楼内外卖“最后100米”送达。

      4月1日中午11时20分,记者来到漕溪北路中金国际广场。B楼和C楼间户外公?#39184;?#36947;上停了一辆标注“午餐外卖收发点”的推车,车身正面标注“至冠配送”字样,车上摆放着扫码器等。外卖骑手将餐食放在车上,扫码后匆匆离去。随着骑手陆续到来,车上餐食不断增多。“至冠配送”一位女员工收集好后,将部分餐食置于篮内,提着走向B楼。

      有的“至冠配送”设在室内。衡山路922号建汇大厦大堂服务台上竖着一块“外卖请送至地下室”的告示牌。通往地下?#19994;?#27700;泥?#25945;?#19978;还立着一块广告牌提醒“外卖小哥送餐请至地下一层”。记者拾级而下,看见大楼监控室外悬?#27599;?#35843;外机的一处凹陷空地有一张?#38647;印?#30701;短5分钟内就有3个提着餐食的外卖骑手连奔带跑下楼,扫码交接后转身离去。

      中午时分,天钥桥路、肇嘉浜路?#25151;?#30340;飞雕国际大厦货梯外,“至冠配送”两位工作人员忙着为外卖骑手扫码,随后送餐上楼。

      “摆渡”并非免费,每单2元不算便宜。骑手小刘觉得收费贵了,自?#21495;?#22806;卖每单赚6元,却被瞬间“割”走2元。不过,记者在现场看到,仍有不少外卖骑手熟门熟路疾速进楼?#35828;?#26799;送餐上门,或等在楼外,联系订餐人下楼当面交接,并不存在“?#31185;?#25670;渡”现象。

      外卖骑手?#28909;?#23244;贵,为何宁?#38468;?#38065;给“至冠配送”?“从抢单、接单到配餐,再到送达,全部加起来,不能超过半小时!”不少骑手说,有的商务楼不准进入,有的虽?#24066;?#20056;货梯,但中午特别挤,还有的送餐点位于高层且房间号不好找,太耽误时间。单子多的时候,每单都得拼命赶,若没?#35789;?#36865;达影响客户体验,收到?#23433;?#35780;”,不仅这单6元泡汤,还有可能一天都白干。因此虽被“割”走2元,但能抢到更多单?#29992;植梗?#31639;下来还是划算的。

      有偿收费容易导致“霸王配送”

      在多家商务楼,“真功夫”“麦当劳”“美团”等骑手说,“至冠配送”每单收取2元。而“饿了么”骑手称自己只需付1.2元。同样的代送服务,为何对“饿了么”收费便宜?记者试图向一位“至冠配送”现场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对方称自己就是“饿了么”,其余不愿多讲。

      关于“至冠配送”收费是否合理?飞雕国际大厦物业服务中心客户经理说,物业与“至冠配送”签订的是场地租赁协议,没有规定其如何收费。中金国际广场所属的狮城怡安(上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则表示,“至冠配送”已进驻几个月,先前每单收费0.1元,后来不断涨价,物业表示并不介入其收费环节。

      上海鼎力律师事务所所长赵山律师表示,“饿了么”在外卖末端配送市场的积极探索,确?#21040;?#20915;了客户取餐?#29615;?#20415;、?#24739;?#26102;的难题。但结合外卖行业目前普遍存在的薪酬制度,其有偿收费模式,容易导致“霸王配送”嫌疑。他还强调,根据去年5月1日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未经收件人同意,采取“摆渡”做法,涉?#28216;?#35268;。

      上海先行法治调解中心主任张劼律师表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25910;?#27861;》,机关、企事业单位住宅小区的物业服务单位应为快递从业人员向收件人当面递送快件提供便利,不得收取任何费用。他呼吁政府职能部门积极创新末端设施支持政策,创新公共服务设施管理方式,明确包括外卖在内的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创新价格监管方式,引导电商?#25945;?#36880;步实现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

      订餐人:餐饮出问题谁担责

      一些订餐人对“至冠配送”的管理也有?#23460;傘?#20013;午时分,中金国际广场的推?#24403;?#25380;了不少下楼自取餐饮的客户。他们说,假设外卖骑手已向“至冠配送”付费的话,再?#27599;?#25143;下楼自取就很不应该了。还有的订餐人表示,送餐上楼人员不是自己下单的订餐?#25945;?#30340;,万一餐饮出问题,责任谁来承担?

      去年起实施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委托送餐单位送餐的,送餐单位应加强对送餐人员的食品安全培训和管理。记者联系到“饿了么”相关人员,对方称,“至冠配送”是公司在末端配送上的探索。在实施过程中没有任何强制行为,骑手在遵守物业管理规范的前提下,可选择自行配送上楼,或沟通消费者下楼取餐,或交由楼宇内配送员配送。楼宇内配送员也都持有健康证,并定期进行食品安全和配送业务培训。至于收费不一致,是因为其他骑手需信息录入等工序,收费2元;“饿了么”骑手属内部物流体系,省去了?#38469;?#27807;通等成本。

      相关新闻
      走势图排列3
        1. <em id="cfq0a"></em>
        2. <em id="cfq0a"></em>

          <div id="cfq0a"></div>
        3. <div id="cfq0a"><ol id="cfq0a"><mark id="cfq0a"></mark></ol></div><div id="cfq0a"></div>

            1. <em id="cfq0a"></em>
            2. <em id="cfq0a"></em>

              <div id="cfq0a"></div>
            3. <div id="cfq0a"><ol id="cfq0a"><mark id="cfq0a"></mark></ol></div><div id="cfq0a"></div>